工作动态

【中医抗“疫”】枕戈待旦祛瘟神——武汉抗“疫”日记

文章来源:一附院 作者:一附院 发布时间:2020年02月20日 点击数:118 字号:【小】 【大】

2月17日起,我校驰援湖北第二批医疗队已正式进入武汉沌口方舱医院开展新冠肺炎救治工作。在与时间赛跑的间隙,队员们见缝插针用宝贵的休息时间写下日记,记录自己的感悟和与病人的重要点滴。今天,带我们走进武汉沌口方舱医院抗疫一线的是来自第一附属医院的医疗队员。

202002202126478181.jpg

梁道业 一附院东葛院区重症医学科副主任

我们化身成“大白”,穿梭在方舱医院的病床边

2月18日 湖北武汉 晴

来武汉已经3天了,这几天从早到睌日程都安排得满满的,院感防护训练做了一次又一次,物资统筹规划、场地适应,每一个环节都不可或缺。今早吃完早餐,正在培训时,突然方舱指挥部急电:马上出发上战场,收治新冠肺炎病人,预计收住500名患者。战时气氛立即浓聚,任务繁重、艰巨,作为二线备班的我,二话不说,立即带上装备和队友们坐上开往方舱的交通车。

一路上,车轮疾驶,虽然阳光明媚,地上残留着斑斑积雪,偶尔从车窗飘进的风,仍是丝丝入骨;大街上基本不见行人,静悄悄的,空荡的街区、林立的楼房,一切都是那么的冷清,更加凸显了疫情的严峻。大家脸色凝重,或许都和我一样,既兴奋又紧张,养兵千日,用兵一时,马上就上战场了!

按部就班,虽然早已对每个步骤、环节了然于心,在穿戴防护装备时仍有些惴惴不安,还好现场监督的感控人员很细心,也很贴心:不焦急,慢点,检查再检查,保证安全!加油!暖心的话语,似乎在送别去前线的将士,眼角不争气涌出了泪花,护目镜也朦胧了起来。

N95口罩、外科口罩、一次性隔离衣、防护服以及护目镜、双层帽子、双层手套、鞋套和长靴套,层层武装保护之后,瞬间变成了笨笨的“大白”。难忍的窒息感,闷浊的空气,朦胧不清的护目镜,注定只能缓慢行走。一个,两个,三个……病人开始不断地收进入病房,紧张的战斗打响了。没有犹豫退缩,护理人员安排床位、测血压、量体温、床旁宣教;医生各就各位,询问病史、简单查体、开具医嘱,书写病历,一个个“大白”一刻不停地穿梭在方舱排列整齐的病床边。不知不觉,汗水浸湿了内衣,护目镜上水蒸气凝结成水,成水线流下。不经意间,入舱已经8个多小时,由于物资一时短缺,本应接班的队友不能入舱接替,此时已经收治了78个患者,全体队员由于不吃不喝,在高强度工作负荷下,极度疲惫不堪,大家相互鼓励、加油,继续坚持工作,直至接班队友入舱接班。此时距离入舱己经过去了9个多小时!

出舱时已经是晚上9点多钟,早春的武汉依然春寒料峭,虽然饥肠辘辘,但回家的脚步依然坚定,因为希望就在前方!相信不久的将来,武汉将春暖花开,美丽依旧!

202002202126485075.jpg

梁艳萍 一附院东葛院区内分泌科 主管护师

因为缺氧,我提前出舱了,很难过没能帮上大家更多的忙

2月18日 ?湖北武汉 晴

早上十一点半练习完穿脱防护服后,我突然接到组长通知,二组队员马上酒店门口集中,要来病人了,立刻出发。此刻我的心既激动又忐忑,因为不知道会来多少病人,不知道病人们情况如何……到达沌口方舱医院后,我们换上防护服,大家互相检查好就依次进仓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觉得头很疼,呼吸困难,有点缺氧的感觉,我告诉自己坚持一下,做了深呼吸,稍好一点。没过一会儿,指引的同事送来了广西医疗队负责区域的第一位病人,此时指引单上写着15:10。我很荣幸接管了广西医疗队的第一位病人。因为方舱医院的条件有限,这位阿姨很焦燥:“我想喝牛奶怎么买?肚子饿吃什么?厕所在哪里?有没有水壶?在哪里打水?有没有电视看?有没有输液?我不会连接手机wifi,你们要帮我连接才行……”我慢慢地跟阿姨说:“我带您走一圈熟悉一下这里的环境好吗?其他问题等您安顿好了,我们再一一帮你想办法解决好吗?”阿姨在队员们的耐心解释下,慢慢地平静下来。

我觉得越来越难受,拼命的深呼吸,护目镜因起雾严重,我看不清眼前。只感觉头疼得厉害,多说两句话就想吐。我跟队长说我好难受,她让我坐下休息一会。后来我越来越难受,感觉自己快窒息了。队长和医生们知道后都叫我先出舱,我想坚持,可是又怕自己倒下更影响大家的工作。在队长的帮助下我提前出舱了,我很是自责,此刻病人越来越多,队友们越来越忙,为什么不能再坚持坚持?脱下护目镜和N95口罩那一刻我瞬间舒服很多,原来是我的护目镜和口罩压得太紧了,所以导致了缺氧。第一次进舱工作就因为缺氧提前出来了,我很难过,没能帮上大家更多的忙。下次我一定好好检查好舒适度,坚持完成自己的工作,和同事一起进去,一起出来。

202002202126474342.jpg

黄冬夏 一附院东葛院区脑病科 护师

有时是治愈,常常是帮助,总是去安慰

2月18日 ?湖北武汉 晴

今天,我开始正式“入舱”工作。我的第一个班是13:00-19:00,出发时还没有到吃午饭时间,我们就打好饭菜带上车,既兴奋激动,又紧张不安。在舱内工作不能进食和上厕所,虽然在车上没有食欲,但是为了储备更好的体力投入战斗,我还是强迫自己吃了饭。

12:30分,交通车到达方舱医院。我们在临时搭建的集装箱里穿防护服,集装箱里温度很低,虽然冻得瑟瑟发抖,但是大家还是一步一步按照流程穿好了防护服。因为密闭的缘故,戴着眼镜又戴护目镜很快就起了雾气。

方舱内,刚入院的患者很紧张也很焦虑:“护士,我能治好吗?”“我有高血压病、糖尿病,这里有没有降压药、降糖药?”“我在这里多久能回家?”……患者们一连串的问题,我们都很有耐心地一一解答,并协助解决。此刻,面对焦虑而紧张的患者,我更深刻地理解了“有时是治愈,常常是帮助,总是去安慰”的含义。

当患者知道我是从广西过来支援的湖北时,他们纷纷表示感谢,“等我好了,我们一起过早(湖北方言吃早餐),吃热干面,我们带你们去看樱花”等等。虽然里面的工作量还不是很大,但是由于穿着不透气的防护服,会憋得人头晕口干,而且护目镜也会产生水滴,我们的每一个动作都必须轻稳,否则护目镜的水滴就会落在口罩上,造成口罩污染,那样就极容易被感染,同时也会浪费防护物资。

18:30接班同事开始接班,我们陆续出舱。第一次脱防护服,我们很小心谨慎,整个过程大概花费了30多分钟左右。出舱后,我们的队员面部全是压痕,鼻梁被压得又红又痛。回到驻地酒店,已经是22:20了。

说实话,第一天入舱工作,会害怕,也会很累,但是作为一名医护人员,祖国有难,此时理应冲锋陷阵,与湖北同仁并肩努力、打赢抗击疫情阻击战!

202002202126476498.jpg

韦艳春 一附院东葛院区急诊科 护师

相信后面会越来越好,加油!

2月18日 湖北武汉 晴

午饭刚吃到一半就接到紧急通知,要即刻出发前往沌口方仓医院。得知有医疗队要出发,当地的志愿者开着私家车送我们,人与人之间付出的善意,让感动充盈着彼此的内心。

车窗外的马路冷冷清清的,40分钟后我们到达了方舱医院。到达医院以后收到上级通知,让我们原地待命随时进舱支援队友。19:00时,我正式进舱了。今天有很多新入院的病人,主要工作是给他们测量生命征采集基本信息。刚开始我有点紧张也有点憋气,适应了一会就好了,护目镜雾气还是比较大,看字写字不太方便。忙碌了一宿,凌晨4点,我回到了酒店,洗漱好已经是五点钟。从阳光灿烂的午后,到寒风瑟瑟的凌晨,我的第一天进舱工作结束了。

今天是我真正意义的入舱工作,虽然感觉有些忙乱,但相信后面会越来越好,加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